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剑神故事
剑神故事

剑神故事

我在西都竟遇上了陆小凤,我至今仍不能忘却那混蛋看到小雪时那愕然的样子。这是内子小雪,我故意强调「内子」二字,陆小凤失望之馀仍不忘扯我到附近的酒家,美其名是补喝喜酒,实际上是白吃我一大餐。

  席间我们本来吃得非常快乐,但半途却有不识趣的人前来打扰。在我们邻桌坐着的五个怪人竟借醉走过来意图对小雪毛手毛脚,说他们是怪人只因他们五人也是不足三尺的矮子,各穿红、黄、蓝、绿、黑色衣服,一看就知不是好东西。

  我发觉陆小凤已看出他们的来历,只是不愿在小雪面前说出来,以免吓着她。

  其中身穿红手的矮子一手落在小雪的香肩上:「美人儿,来陪我们喝酒。」语音竟有些生硬,看来不像汉人。

  小雪还未生出反应,我已冷冷的喝道:「缩开你的臭手!」同时手已按在剑柄之上。可惜那矮子非但不理我的警告,还意图将小雪带走。

  暮地白光一闪,那矮子的一条臂膀已被孤伤斩下,红衣矮子痛得呼天抢地。

  而其馀的四名矮子已一言不发,排成半圆的阵式包围着我。

  酒楼上的其他客人看见发生江湖仇杀,早已化作鸟兽散。

  只馀下吓得瑟缩一旁的酒楼老板。小雪不知为何刚才只闻到少许血腥味,已令她在一旁吐过不停。

  那绿衣矮子指着我道:「阁下到底是谁?可知你已惹下麻烦?」我冷冷的回答:「这位是我的好友陆小凤,在下西门吹雪。抱歉得很,我们不但不怕麻烦,而生平最爱的反而是找麻烦。」那五矮众听到我二人的名号也不禁一呆,但最出乎意外的是,他们竟一言不发,调头便走。剩下扎好马步,随时准备动手的我们如呆头鹅般站着。既然架打不成,我只好退到一边看看小雪的情况。

  「你身体好了点吗?不若找个大夫看看?」

  我关心的问候,竟惹来了小雪的责骂:「一日都是你不好,整天也只顾着打架。一点也不关心人家。」正当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,陆小凤也走到我的身边来:「你这呆子还不知道吗?看来你老婆已怀着你的西门小雪了。」我呆望着小雪羞红的样子,心内充斥着将为人父的喜悦,一把便将心爱的玉人儿抱紧,兴奋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既然小雪有孕在身,我们只好取消馀下的行程,打道回府,顺便带同陆小凤回家欣赏梅花。为了记念梦儿的原故,西门家前种满了万朵各式各样的梅花,这也是日後人称西门家为万梅山庄的原因。

  可惜喜气洋洋的我们却没有留意到自己被人跟踪着,在远处吊着我们的正是酒楼的五矮子。据陆小凤後来告知原来那五人正是云南五毒教的五毒童子,虽然功夫只在二、三流间,但下毒暗算的功夫往往令江湖人闻之色变,可惜一切都已经太迟了。

  我们选择在一片翠绿的山坡上稍作休息。暮然,远处传来了女性的惨叫声,我犯下了一生最大的错误,就是我不应离开不懂武功而且有孕在身的妻子半步。

  当时我二话不说便联同陆小凤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赶去,遗下小雪与数名车夫留守原地。我们展开身法直奔出半里之外才醒悟这是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,於是慌忙赶回马车之处。

  我永远无法忘记当时的情景,车夫全倒在地上,马车焚毁着,小雪无助地躺在地上,身前泄满鲜血。小雪为了保存清白而选择自杀,匕首直插入胸前。

  小雪听到我的呼唤,回光反照,玉手轻抚我的面颊:「对不起,吹雪,最後我仍不能将我们的骨肉生下来,不过我能在短暂的人生中遇上你,此生总算不枉了,希望来生能再续前缘。」小雪说到这里气息已越来越急速,我不顾一切的将功力输进小雪体内,但生命仍悄悄的舍小雪而去。

  「没有用的,吹雪。我从没求过你什麽,你能答应我最後的要求吗?」我悲痛得肝肠寸断:「你说吧,只要我做得到的,我都一一为你达成。」小雪温柔的笑了笑:「我希望你两年内不要为我报仇和与人动手比武,你能答应吗?」我怎忍心令心爱的人死不目,明知绝不能答应,却只好无奈答应。

  小雪安心的对陆小凤说:「陆大侠,吹雪其实是一个很可怜的孩子,希望你能代我好好照顾他。」也不待陆小凤答应,便娇躯一软,舍我而去。

  我抱着小雪的遗体,疯狂地叫着,最後不醒人事。迷糊间只感到自己应是被陆小凤点倒地上。我足足昏睡了三天,醒来的时候已返抵万梅山庄。陆小凤已代我将小雪入土为安,而他正要出发往云南。

  「我看过车夫的伤痕,毫无疑问是五毒教下的毒手。」我阻止了小凤的行动,只冷冷的说:「他们是我的,是朋友就不要插手。」便静静地回到房内。

  小雪的死所带给我的影响非常之大,我以往所有人的感情也像随着小雪一同逝去,变成了最终的无情无欲。而同时剑道上也达到了超越极限的突破,我彻底明白了师父以往所说的「唯能极於情,故能极於剑」是什麽的一回事。到达了舍剑之外再无他物的天剑之境,可惜所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。

  今天是小雪死後的第七百二十九日,明天就是小雪的两周年忌辰。在这两年间,我闭户不出,朝夕面对着手上的孤伤。

  再深的伤口也总有结疤的一天,我对小雪的思念与爱幕也随着时不断冲淡。

  可是这并不代表我要忘却小雪的爱,因为这是无可取替的,只不过我将对她的深刻感情溶入我的剑内,我要以孤伤替她报这血海深仇,就算要付出我的生命亦义不容辞。

  我诚心正意地斋戒沐浴,从铜镜的反映中,看到我那披背的长发因悲哀而变淡,虽说不上一夜白发,但已变得灰白星霜,而我只不过才二十岁。

  我穿上婢女为我准备好的一身白衣,背上的孤伤则改为挂在腰间,以方便更快拔剑。两年的闭关静修带给我脱胎换骨的转变,我感到自己的精、气、神更进一步的联系着,达至无数武林高手梦寐以求的境界。

  我为小雪所许诺言的期限已满,我推开厚重的家门,朝复仇之旅出发,但我事前怎也想不到竟会遇上久违了的恩师。

  在山下不远处的凉亭,师父寂静地坐在亭中,就好像早已在此等候一般。师父向我亲切的招了招手,示意我走过去。我心中升起了像遇见最亲近的亲人般的奇异感觉,忙快步走到师父的面前。师父细心地打量着我,我感觉到他所看的不只是表面的变化,连我体内经脉的增强与进步也丝毫不差地看进眼来。

  「吹雪,你长大了。」师父嘉许地说。

  「师父这次来找我所为何事?」直到此刻我仍猜不透师父的用意。

  「为师这次来是与你道别的。」

  我被师父的说话吓呆了:「道别?」

  师父点点头接着说:「不错,其实为师自收养你之前已臻天人合一之道,年许前功力更进一步已达至破碎虚空之境,不日便要羽化飞升,只不过不放心你所以特来一看。好了,乘还有少许时间,就让我看看你的进步。拔剑吧,吹雪。」师父说完便轻轻飘开,手一招,身边的竹枝被他隔空扯到手上,以竹为剑。

  我忙严阵以待,眼观鼻,鼻观心,孤伤遥指师父,深寒的剑气激射而出。师父不单没有被我的气势所制,而其气势还越来越深厚,我感到眼前的是一座高不可攀的冰冷高山,深寒得令我握剑的手抖震起来。

  「不要怕,放胆来吧!」

  我深吸一口气,心知以师父的修为,所有花招对他都是毫无作用,惟有鼓起勇气作全力一击。

  孤掌翻起了一层寒光,一刀两断、二度梦回 三分天下、四时不定、五内如焚、六道轮回 七情无奈、八方风雨、九天色变、十步惊心,一连十招如雷似箭的电射过去。

  师父手中的竹枝轻柔地画了个半圆,「天地一太极、人身一太极、天地本无极、尽去诸般相。」潇洒的将我的攻势推往一旁。随之而来的,是密集如雨的剑风倾泻而至,一切都归於自然。

  我勉力挡开师父的攻势,虽然我是以利剑对长竹,但竟占不到丝毫便宜。

  我知道要攻破师父的防守就只有使出杀剑最後的一式「无剑式」,我集中精神进入忘我之境,孤伤的剑尖如行云流水般浮动着,遥指着师父握剑的手。这招本是攻向对手的喉咙要害,但我自问不能对恩师下此毒手。有形无形的思虑令我的剑招生出呆滞的感觉,孤伤像被无数看不到的丝线羁绊着。

  「若只看着树叶,就看不到眼前树木,若只看着树木,就看不到身处林中,心不滞於一方,似看非看地,众观全体,才能无剑无式。」我终於清楚明白师父提醒我的用意,一直以来,我的心灵总被仇恨充斥着,令我的双眼被怒火所遮,所以剑术的进展有限。经由师父的点化,我彻底醒悟过来,沉寂的孤伤发出万丈剑光,回复了潇洒自在。我的心灵随即变得一片空白,如青天白云,无尘无垢,我感到天人合一的精妙之处,长剑以不可思义的速度往目标刺去。

  师父也气聚竹尖,以竹枝与孤伤硬拼。我被强大的反震力撞倒地上,同时看到师父手上的竹枝终被我全力一击震至粉碎。

  师父拖起地上的我,嘉许地摸了摸我的头:「可以教的也全教了给你,为师去了,你要好自为之,勿要枉费为师对你的期望。」说完便飘然而去,潇洒得不带走一片云彩。

  我回想起师恩深重,眼眶不禁充斥满泪水,我轻轻抹去,朝着未知的目的地曾经有人说:「人一出生已是一个不完整的个体,所以他们需要在漫长的生命里努力去寻找自己的另一半,那样他们的生命才能完整美满。」但是我却认为爱情如是,而仇敌其实亦一样。

  我清楚知道我自已的目标就是那天杀的五毒教,於是脚程直指云南而去。五毒教的人也许一早已收到风声,先後派出五批手下或明袭、或暗算,热情的招呼我,而我也不甘示弱,使出孤伤与他们好好亲热一番。

  经过了连日的奔驰,我终於抵达了云南境内,相信只需多花一天光景,便能直杀上五毒教的巢穴。烈日当空,我也不急於一时,便坐在一旁的茶馆里休息片刻。

  正当我享受着遍野花香之际,一名男子一声打扰已坐在我的对席上。那男子年约三十许,也是一身白衣,腰上也挂着一把豪迈的巨鞘古剑。我望向男人的双目,男人的眼内充斥着万丈剑光,显示出男人盖世的剑道修为。

  男人亦死命的紧盯着我,直到半刻钟才冷冷吐出一句:「好一个西门吹雪,好一把绝世孤伤。」我明知对方是冲着我而来,於是沉着气问:「敢问阁下是谁?」男子冷冷一笑:「南海飞仙岛白云城城主叶孤城。西门吹雪,你果不枉我千里而来。」我心底也充份明白所谓为我而来是什麽一会事,手同时已按在孤伤的柄上。

  叶孤城却意想不到地说:「可惜现在仍不是时候,如今的你只是神兵初成,仍欠缺经验与火侯,所以你仍未有资格接我的一式天外飞仙,你我之战,恐怕还要等上十年。」叶孤城已接着转身而去:「月圆之夜,紫金之巅,一剑西来,天外飞仙,与君约战,今订十年。」说完声音已在半里之外。

  我默默的想着叶孤城所说的一番话,思索着自己的剑术本身是否仍有不足之处,我就这样静静地坐了一整夜。早上的晨光照遍了大地,同时亦洒落在我的身上,我忽然心有所感,明白到师父一直以来想教导我「剑道即人道,方能人剑如一的道理。」我摸着孤伤的乌鞘,尝试感受内里剑心所想。人剑暮地通灵合一,一幕幕的片段如潮水般流过心头,内容所记载的全是师父往日行侠时的事迹。我亦由此得知师父许多难忘的往事。

  我轻轻站直了身躯,醒觉到不应只沉醉在师父的往事,我也有自己应办的要事,而其中首要的正是扫平五毒教这种邪教败类,於是便收拾心情,朝五毒教进发。

  「西门吹雪来了!」警怖声传遍大厅的每一角落。一批一批的五毒教众死命拦截着我,到头来他们的命自然死了。五毒教虽然人多势众,但当我使出一式八方风雨,剑尖已化作无尽的小雨点四下纷飞,打在敌人的喉间,一时间剑雨与血雨横飞,场面异常惨烈。

  我挡开背後的一下偷袭,回头一看,不禁怒火中烧。眼前是一名独臂的红衣矮子,正是数年前被我斩了一臂,然後杀我爱妻的五毒童子。只见红矮子张狂的叫道:「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闯进来,西门吹雪,明年今日就是你的死忌,可有人替你收尸?」我冷冷地回答这他妈的死矮子:「你自以为你是神大侠杨过,还是独臂刀皇?

  倒不如由我送你一程。」说完已加紧剑势,一招十步惊心,连环使出。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痕,风吹霜雪飘,触目馀惊心。在我踏出第五十步之际,当年杀我爱妻的五毒童子终於同躺地上,齐赴黄泉。

  仇敌已死,心底不期然升起一阵快感,默默祝祷:「小雪,你在天之灵也安息吧。」不过我仍有手尾需要处理,就是五毒教教主五毒妖后。

  我将每一度房门踢开,搜寻着每一个角落,终於在五毒教的最深处找到这妖妇。那情景我至今仍一生难忘,那妖妇全身赤裸,正伏在一名年约十四、五岁的少女身上。少女身上一样全身赤裸,而妖妇则在她的嫩穴间进进出出,奸淫着这可怜幼女。

  再定神一看,不由感到一阵心,原来妖妇用以奸淫幼女的竟是一条足八、九寸长的大蜈蚣,蜈蚣尾扣在妖妇的烂穴内,而蜈蚣头则不断进出着少女的阴户间。

  可怜少女已被摧残得奄奄一息,蜈蚣咬噬着少女敏感的阴肉,淫毒不停流进少女的体内,支配着少女的心神,最後妖妇达到高潮。蜈蚣随着妖妇腥臭的爱液爬进少女的阴道之内,片刻间已令少女毒发而亡。

  妖后打个呵久,才懒洋洋地看着我:「你就是西门吹雪了吧,想不到你这般俊。」我以孤伤遥指着妖后:「这就是你的遗言了吗?」妖后却得意洋洋地说:「小俊男你要杀我吗?来,姊姊让你三招,不过三招过後你要让姊姊亲个嘴儿。」说罢已在格格娇笑。

  我也不对一个将死的人生气:「三招!你让不起。一招我已足够送你归西,受死吧妖妇!」说完长剑一摆,已施出杀剑最高剑诀「无剑式」。

  眼看猛招临门,妖妇才露出惊慌的神色,显然为低估我的实力而後悔,只能不断退守闪避。可惜由於恩师临行前的惜心启发,我这招已达大成之境,孤伤去势若有若无,若刚若柔。看不见,但清清楚楚;感不到,但实实在在。

  妖后眼见避无可避,於是把心一横,以招硬拼。就在我的剑尖将及妖妇的胸口时,妖后双手竟分拍左右乳房,欲以双峰入白刃夹我剑锋。我怒喝一声:「无知妖妇,妄想以贱招污我神兵。」长剑在真气的摧动下竟奇迹地转弯避开妖妇双峰的「夹击」,再直刺进妖后的喉头间。妖妇带着一脸的无奈与难以置信倒在地上,从此一睡不起,而五毒教亦从此云消烟灭。

  我吹去剑上的最後一滴血,抬头望望屋顶,道:「陆小凤,打完了,还不滚下来。」只见陆小凤施了一招凤翼双飞,已从窗外掠进来。我忍不住问他:「来了多久?」陆小凤笑笑回答:「由那妖妇一开始叫你亲哥哥我已来了,只不过见你们郎情妾意,一个愿打,一个愿捱,所以才没下来帮忙。」我不由拍拍他的肩膀:「他们都是我的,你没有帮手,算你够朋友,我欠你一个人情。走,我们去喝过痛快。」相信没有什麽事情比得报大仇和重遇好友这般值得兴奋,当然要好好喝一杯。

  但万万猜不到好酒如命的陆小凤竟拉着我:「要喝酒的话慢一点,我现在就已有一件事要你先还人情。」我不禁一呆,见一向好酒贪杯的陆小凤也如此认真,心知这必定是见要紧之事,於是道:「我一向没有甚麽朋友,而不幸地你好像一直也是我的好朋友,所以无论你叫我去干甚麽,我就干甚麽。」陆小凤闻言不禁大喜:「果然是好朋友,现在我们可以去喝酒了。」
  直到酒残菜饱,陆小凤才说出所托之事。原来日本皇军意图泄指我们大汉江山,於是派出一万大军,於日前已於福州登陆。

  而由於朝廷积弱,无能官兵实无法对抗锋利无匹的日本鬼子刀,眼看花花江山陷於倭寇手中,正是男子汉大丈夫保家卫国之时。

  於是陆小凤召集了五百武林好手,其中包括花满楼、木道人、老实和尚等武林高手,以及各派的宗师精英,意图夜袭日本鬼子,而我的任务则是将日本鬼的主帅「武霸宗」解决掉。

  陆小凤见我默不作声,於是问:「你有甚麽问题吗?」於是我便问陆小凤:「那个武甚麽阴公的武功如何?」陆小凤闻言松一口气:「是武霸宗,据说他是日本第一剑道好手,一手幻日刀法出神入化,我亦知你不爱杀手无缚鸡之力的人,所以你大可放心。」闻言我也稍觉安心:「好,我跟你去。」说毕我俩已离席而出。

  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苍天。我悄立在山峰之上,虎视着脚下无数的帐篷,其中最大最豪华的一座隐约传出了一种如烈火般猛烈的霸气,看来我的目标的而且确正在其中。一声向亮的狼嗥划破死寂的长空,是约定的暗号。在我展开身法的同时其次五百武林好手亦同时展开了行动,冲进了日本鬼子的阵地内,尽情杀人放火,各人身上同时挂上了一条红丝带,以分辨敌我。

  我只花了几过起落已闪到倭寇的帅帐前,意图拦截我的卫兵才一个照面已急急赶往投胎转世。我轻易抢入帐内,发觉内里只有两个人,一个正是我此行的目标:「武霸宗」,而另一个却是我万万料想不到会在这里找到的人,就是当年灭我西门家的山贼首领,真是得来全不功夫。原来数年前这奸贼为了逃避我的追捕,竟投靠倭寇座下,做其无耻汉奸,今天正好让我替天行道。

  武霸宗缓缓抽出腰间的倭刀,再慢慢高举头顶,摆出了一个大上段的姿势:

  「我这把菊一文字从不杀无名之辈,报上你的名来。」行家一出手,便知有没有。这武霸宗确是难一见的好手,烈焰般的气势狂涌而至,令我的血液像燃烧起来。我轻轻抽出孤伤:「西门吹雪,将会是杀死你的人。」武霸宗深吸一口气,连绵不绝的刀势已如狂潮般卷至,不单如此,他的刀刃上同时变的一片赤红,传来阵阵刺热,幻日刀法果然名不虚传。可惜他的刀法仍有一点破绽,要命的破绽,就在他的刀锋将扫上我颈项的大动脉前,我的剑尖已刺进他的喉咙。生死决於一息间,武霸宗知道只要手上多出一分力,便能拉我一同上路,可惜全身的力气像随着鲜血一点一滴的流出体外,终於一代刀霸命丧当场。

  我转身轻轻吹去剑上的血花,眼神却锁上正想转身而逃的仇敌。一招六道轮回,孤伤随即以剑气交织出六道剑圈,将山贼割至支离破碎,身首异处。大仇得报,可惜我的心内却没有丝毫的快慰,只暗暗祝祷:「姊姊,你在天之灵可安息了。」便悄然转身离开。

  之後的胜利来得容易,虽然我方失去了近百名好手,但最後总算成功将倭寇赶尽杀绝。倭寇迫於无奈下之好放弃东侵的计划,同时无奈交还早先侵占的一个叫钓鱼台的美丽小岛。事件震惊朝野及举国上下,举事的各派掌门均受到当今圣上的嘉奖。而手刃敌帅的我却不希罕这种虚名,来了个不辞而别。圣上无奈下只好以圣旨策封我为剑神,以作嘉许。

  这就是我剑神西门吹雪鲜为人知的往事,而在我继後的生命里,恐怕所馀下的就只有与剑圣叶孤城的神圣一战。

  【完】